央廣網北京1月13日消息(記者李慧敏) 信用評級,這個在中國僅有十幾家公司、看似極為小眾的細分行業,實際上是債券市場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有著債券市場“看門人”之稱。畢竟,中國所有和“債”相關的直接融資行為,基本都與信評行業相關。

剛剛過去的2021年,對于信評行業來說是一個“大年”——監管大年、變革大年,同時也是評級結果下行、行業價格上調的大年。

行業價格調整始于2021年5月。彼時,中國10家發行人付費的評級機構共同簽署了新的行業自律公約并公布了新的收費標準,業界稱自律公約實際上就是“價格聯盟”,調整后平均收費標準提高了80%左右。

然而,央廣網記者深入調查發現,新的價格體系并沒有得到切實落實。三個廣泛流傳的標志性事件表明,在與有談判能力的金融機構、大型央企等強勢客戶的博弈中,“價格聯盟”不堪一擊、一沖即垮;而實際上背負漲價成本的是無議價能力的工商類企業和地方城投企業等,畢竟這些企業有融資甚至“保級”的迫切需求。

與此同時,行業陷入了對所謂“規則破壞者”的指責而后效仿之中,終致自律公約近成一紙空文。

“在評級虛高、區分度低、買賣評級等頑疾仍在的前提下,整個行業不謀求自我價值重塑,反而以監管取消強制評級、減少評級依賴造成業務萎縮為借口,制定漲幅幾乎翻倍的行業‘統一價格’,這種現象令人擔憂!辟Y深專業人士表示,其實質是行業壁壘過高、政策保護多,同時市場對于評級機構缺乏客觀評價與約束機制,在評級機構缺乏有效制衡的公司治理,導致信評行業公信力下滑以及業務減少、劣幣驅逐良幣的現實。

新價格體系基本落空 機構之間相互指責“破壞規則”

浙商證券2021年10月28日發布的一份采購公告表明,業務實踐當中,7個月前簽署的自律公約的統一價格沒有得到落實。

公告顯示,浙商證券的非公開發行公司債券及次級債支付給評級機構的費用總計為20萬元!肮们也徽撝袠说脑u級機構是哪家,僅就20萬元的價格來看,遠遠低于正常報價!庇匈Y深評級人士表示。

“按照新價格體系,浙商證券此單評級主體收費即要25萬元,這還不算兩個債項,所以20萬元的中標價格是高是低一目了然!鄙鲜鋈耸咳缡潜硎,嚴格按照自律公約約定價格來收費的話,浙商證券這一單至少需要50萬元。

實際上,類似浙商證券項目、低于自律公約價格接單的絕非個案。

“大量案例和項目可以證明,諸多評級機構都在想辦法繞開‘公約價格’,比如私下協商談了另外一個價格,稱之為‘戰略協議’就是最為常用的方式!币患遗琶⒉豢壳暗脑u級機構高管表示,表面上大家都簽署了行業自律公約,實際上誰也不愿意因‘提價’而丟掉客戶或者把自己好不容易占領的市場份額讓渡出去。在此背景下,陽奉陰違、暗度陳倉的行為自然就不可避免。當然,有些本來就是評級公司不想繼續合作的風險客戶、業內稱為“自棄”項目的除外。

與此同時,行業內還陷入了對于所謂“規則破壞者”的指責當中。

“有些頭部評級機構的某些業務不遵守公約價格,但卻聲稱是獨立業務部門的獨立運營行為!鄙鲜鰴C構高管質疑,如果說“業務部門”是徹底“獨立”的話,為何其簽署的合同和出具的報告,蓋的都是同一個公司的公章?

而對于集體漲價背景下某些機構的某一類產品卻實現大幅增長,業界亦保持警惕,比如中證鵬元資信評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證鵬元”)的非標業務。

有傳聞稱,中證鵬元因沒有遵循公約約定的付費模式,使得2021年下半年非標業務激增數十單乃至上百單。

中證鵬元對此斷然否認,表示此說法嚴重不實。在給央廣網的采訪回函中,中證鵬元稱:“同行間對于非標業務的要求(包括收費)并無所謂‘聯盟’,因此更無‘破壞’的說法。需要強調的是,我司非標業務同其他業務一樣,一直把合規放在第一位,把合規當作生命線!

中證鵬元將自身非標業務增長歸因于兩個方面:1.服務水平和市場聲譽的提升;2.自2020年以來在保險資管領域的戰略布局、提升機構覆蓋面,截至目前,已經完成了90%的保險資管公司供應商準入。

強勢客戶擊垮“價格聯盟” 弱勢企業背負新增成本

“這是一個擺明了不可能遵守的價格體系,也是一個擺明了不可能穩固的‘聯盟’。新的價格表,能夠鉗制的僅僅是那些已經被評級所綁架的發行人!币晃恍袠I資深人士表示,在強勢客戶面前,評級機構就會變成弱勢,“價格聯盟”一沖擊垮。

“實際上,自律公約約定的價格體系沒有任何法律效力,就只能約束個別沒有議價能力的企業。這些沒有議價能力、本身級別是AA或AA+的企業,被告知由原來的25萬漲到45萬了!痹撊耸勘硎,如果不接受漲價的現實,現有的級別明年可能就有壓力了。

另有機構人士認為,評級漲價被諸多工商類企業所接受,大概有兩個原因,其一,企業拿到AA或AA+的級別本屬不易,價格稍微有些提升但好在級別能夠保住,否則降級的話后續會帶來很多融資上的麻煩;其二,與整體融資規模來比,評級費相對不貴,比如10億元融資,評級費用漲價后可能也僅僅45萬,占比很小,所以一般也不愿再多糾結。

據介紹,真正按漲價后的價格付費的,目前可能大部分是工商類企業,四川、江蘇、山東、江西、河北等等諸多省份的地方城投企業大多也背負了新增成本。

“面對這些企業,評級機構是強勢的存在,但如果面對大型央企和中大型金融機構,強弱勢地位則發生轉換,評級機構就變成了弱勢!鄙鲜鲑Y深人士指出,在央企和大部分金融機構面前,特別是采用招投標方式的選聘中,基本價格都很難保住,如何還能談漲價?

據多個信源介紹,在自律公約簽署、客戶被告知評級費將漲價之后,出現了三個標志性的且在業內廣為流傳的事件。從此三事件中或可一窺“強者”的“強悍”。

事件一 中國銀行作為客戶在評級機構眼中是個怎樣的存在眾所周知。有消息人士稱,獲悉評級費用即將上漲的消息,中國銀行隨即約談了為其服務的兩家評級機構的負責人,以確認對于中國銀行是否漲價,得到的回答是“不漲價”!

“這兩位負責人誰也不能承擔丟失中國銀行這個客戶所帶來的損失,更何況是總行!币患覚C構的市場人員介紹,如此一來,業內沸然,普遍認為整個行業在與金融機構漲價的博弈當中首輪即敗下陣來。

央廣網記者從有關渠道獲悉,為中國銀行提供評級服務的是中誠信國際信用評級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中誠信”)和聯合資信評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聯合資信”)。

據悉,繼中國銀行之后,工商銀行也隨之召集了同樣的會議,同樣工商銀行也沒有漲價。市場人士表示,可以想見,交通銀行、建設銀行、農業銀行也應得到了“豁免”。

“頭部銀行的高議價能力是毋庸置疑的,即便是蘇州銀行、杭州銀行、浙商銀行這樣體量的城市商業銀行和股份制商業銀行,其議價能力同樣不可小覷,哪一家每年都有幾十單業務,如果丟掉這樣的客戶,也是任何評級機構的市場總監所不能承受之重!鄙鲜鍪袌鋈藛T表示。

事件二 第二個事件的主角是央企大唐集團。大唐集團是東方金誠國際信用評估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方金誠”)和大公國際資信評估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大公資信”)兩家評級機構的大客戶,業務不僅包括母公司,還涵蓋其幾十個子公司。有知情人士透露,聽聞評級業集體漲價之事,大唐集團也對兩家評級機構負責人做了約談,結論都是此次漲價,不會波及大唐集團。

“與大央企的又一輪博弈讓行業再次認清了自己,那就是基本沒有談判能力,對于其他央企,也只能比照大唐處理!币患以u級機構負責市場的副總如是表示。

事件三 市場傳聞,2021年,“深圳保障房項目”招標,發標方設置了低于新價格體系的20萬元的最高限價,中誠信第一個去應標、領了標書并且中標。

這一事件沒有得到中誠信證實。央廣網記者經過多方調查,并未發現關于“深圳保障房”的項目,而是有一個深圳市人才安居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深圳安居”)2021年信用評級機構的選聘項目。

深圳陽光采購平臺公布的一份服務類招標文件顯示,深圳安居在該項目的招標中設置了最高限價,總價為152.5萬元。其中,主體(初始)評級17.5萬元,分期發行債項評級為7.5萬元/期,存續期跟蹤評級為5萬元/年。

招標文件特別注明:任意一項超出最高報價限價將不被接受。

而根據天眼查,中誠信招投標公示的情況顯示,中誠信成為深圳安居項目中標候選人,公示期為2021年7月23日—7月27日,中標價格為130萬元。

“這個項目的每一項最高限價,均低于行業新價格表。盡管如此,中誠信最終的中標價格較最高限價仍然低了22.5萬元!鼻笆鰴C構市場人員表示,值得一提的是,從公示日期來看,中誠信中標的時間距離簽署自律公約僅僅過去兩個多月。

或婉拒或回避或否認或強硬 針對敏感問題機構態度各異

央廣網記者就強制評級取消帶來的影響、評級機構業務量情況、簽署自律公約形成“價格聯盟”、新價格體系實際執行情況、不同客戶是否存區別對待的情況等等事宜,分別設置了7—10個不等的問題,向中誠信、聯合資信、東方金誠、大公資信以及中證鵬元等評級機構請求采訪。

對于采訪請求,各家機構或婉拒或回避或否認或強硬,態度各異。

記者在采訪函當中專門就前述三個事件當中所涉“中國銀行”、“大唐集團”的問題進行求證:“業界流傳,對于新價格體系,有談判能力的金融機構和大型央企基本都表示不予接受,而能夠接受背負新價格成本的僅為無議價能力的工商類企業。對此說法,貴司是否認可?以貴司客戶中國銀行(大唐集團)為例,是否執行了新的價格?”

其中,東方金誠和大公資信兩家不約而同表示了婉拒,稱無法就采訪函所提問題給予答復。因此,關于大唐集團這個客戶的價格執行的確實情況,沒有得到當事方的證實。

關于客戶“中國銀行”是否執行了新的價格的問題,聯合資信直接忽略,沒有作出回答。

聯合資信同時還回避了對“多個信源表示,聯合資信和中誠信系重新簽署自律公約的牽頭人,事實是否如此?牽頭重新簽約出于怎樣的考慮?”這一問題的答復。

中誠信則用強硬的措辭覆蓋了對所有敏感問題的回復。

中誠信在采訪回函中僅回答了“強制評級取消帶來的影響”一個問題,對“中國銀行”、“深圳保障房”以及“牽頭人”等在內的其他9個問題,僅用一句話發出警告:“其他《采訪函》中涉及的信息以監管機構和我司公布的信息為準。對涉及我司的不實信息,我司將保留追究制造、發布和傳播不實信息制造者的權利!

但對于“價格聯盟”,聯合資信回答干脆:“我司未參與所謂的價格聯盟。我司完全是基于自身因素考量主動調整部分評級服務的收費標準!

對于新的價格體系,中證鵬元在回函中稱,“評級價格在監管層面并沒有強制統一的要求。綜合歷史情況、市場行情、自身成本利潤等綜合定價是業內普遍操作,我司采取了與行業內主流評級機構大致相同的收費標準!

強制評級取消即謀求集體漲價 談到“價格聯盟”則神經緊繃

2021年3月末,監管層徹底取消了強制評級的要求,一個多月以后,中國信用評級行業即重新簽署了行業自律公約,10家發行人付費的評級機構參與了簽字。另有3家公司沒有參加本次簽約,包括投資人付費的中債資信、兩家外資公司標普(中國)和惠譽博華。

自律公約約定,在2007年《銀行間債券市場信用評級機構評級收費自律公約》(以下簡稱“2007自律公約”)的基礎上調整收費標準,以適應債券市場非強制評級的改革措施。

業內人士表示,所謂的“自律公約”,實際上就是一個“價格聯盟”,各機構都按約定的價格收費。如果低于自律公約約定價格的10%,就要受到行業處分。

聯合資信的采訪回函表明,2007自律公約中明確規定了收費標準:債項信用評級收費不應低于15萬元。銀行間債券市場發行的企業債券、可轉換公司債券、中期票據單筆債券評級收費不應低于25萬元。在銀行間債券市場發行的金融債單筆金融評級收費不應低于35萬元。ABS產品單個項目收費不應低于60萬元。

另據了解,2007自律公約還約定,跟蹤評級收費為5萬元,數據更新收費也是5萬元。

而央廣網記者獲取的2021年評級行業收費標準則顯示,與2007年標準相比,諸多項目的收費標準翻倍。綜合下來修改后收費漲幅約為80%。

具體而言,企業主體信用評級收費不應低于25萬元,債項信用評級收費不應低于20萬元,單筆債券評級收費不應低于45萬元。跟蹤評級收費不應低于10萬元,數據更新收費不應低于10萬元。

收費漲價消息一出,即有行業前輩表示,在評級虛高、區分度低、買賣評級等頑疾未破的前提下,整個行業不謀求自我價值重塑,反而以監管取消強制評級、減少評級依賴為借口,形成結盟翻倍漲價,這種狀況令人擔憂。

而多數機構卻認為,評級收費多年沒變,已不能適應市場變化和行業發展。

“因為評級服務的收費標準和整個評級流程投入的成本相比,存在一定的差距,這是不爭的事實,全行業也都困擾已久!甭摵腺Y信在采訪回函中表示,尤其是近年來違約頻繁,評級機構在提升評級質量,尤其是提升跟蹤評級質量方面投入了更多的人力和財力,力求及時向市場、向投資者傳遞風險信號。反觀評級收費標準,在這十余年來并未有變化,這其中的成本與收入的巨大差異也是評級機構自身在買單。

聯合資信認為,新執行的價格應該屬于收費回歸正常水平,而且是行業共識。

“但從實際情況來看,目前評級行業整體收費水平明顯低于這個標準,從現在運營成本不斷提升的大環境來看,收費回歸正常水平應該是評級行業共識,也是大勢所趨!甭摵腺Y信同時表示,取消強制評級之后,評級行業由監管驅動轉向市場驅動,評級機構需要提供更多更好的服務才能獲得市場及投資人認可,市場競爭將由簡單的價格競爭上升到綜合實力與品牌上的競爭,這就倒逼評級機構需要進一步加大投入,尤其是技術與人才方面的投入。這也是目前國內收費水平與國際上存在巨大差異的重要原因。

但前述行業前輩指出,雖然評級行業一直在高呼收費太低,但如果研究各家評級機構的收入和利潤情況,行業凈利潤率為25~50%,可以確定這仍然是一個暴利的行業。

實際上,從采訪函反饋情況來看,評級機構并沒有直接否認漲價的事實,只是在涉及到“價格聯盟”這一概念時神經緊繃。

“之所以行業對‘價格聯盟’幾個字格外敏感,是因為統一價格等于在壟斷的邊緣試探!庇袑I人士表示,畢竟如果大面積實施是給企業增加了成本的。

“信用評級在中國本身就是個僅有十幾家公司的小行業,全行業除了3家公司全部加入簽署了統一價格的公約。這并不是一件小事,也不是一件好事!鼻笆鲂袠I前輩表示,“統一價格”還不至于說就是壟斷,其實表明的是行業壁壘過高,政策保護多的同時市場對于評級機構沒有評價約束,造成全行業分化嚴重業務下滑、不思進取沒有價值提升、劣幣驅逐良幣的現實,當然,更深層次的仍然是公司治理問題。

編輯:岳玥
原創版權禁止商業轉載 授權>>
轉載申請事宜以及報告非法侵權行為,請聯系我們:010-56807194
長按二維碼
關注精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