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廣網北京1月21日消息(記者高艷云 實習生張紫薇) 2022年1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發布了《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證券市場虛假陳述侵權民事賠償案件的若干規定》(以下簡稱《規定》)。

這是為了貫徹落實中央關于對資本市場財務造假“零容忍”的要求,在對2003年2月1日實施的證券虛假陳述民事賠償訴訟司法解釋進行修改和完善的基礎上制定的一部系統性司法解釋,是完善資本市場基礎制度建設的一項重要成果。

《規定》新增虛假陳述認定等八大內容、廢除長期存在的前置程序、設置銜接性安排幫助投資者維權、共同織牢“追首惡”和查“幫兇”法網、重大資產重組交易對方提供虛假信息要承擔賠償責任、設置六條獨立董事免責條款。

就本次司法解釋修訂的有關問題,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負責人回答了記者采訪。

為應對新形勢新挑戰修改《規定》

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負責人表示,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發展資本市場是中國的改革方向,要建設一個規范、透明、開放、有活力、有韌性的資本市場,完善資本市場基礎性制度。

在資本市場中,證券行政監管與證券司法審判是保障證券市場健康發展、維護投資者合法權益的兩大主要力量。

在我國三十多年的資本市場法治化進程中,人民法院切實履行證券商事審判工作職責,積極發揮審判職能,在保護投資者合法權益、防控金融風險,打擊欺詐發行、財務造假等資本市場的“痼疾”,促進資本市場改革發展方面做了一系列工作。

2003年2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發布《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證券市場因虛假陳述引發的民事賠償案件的若干規定》之后,人民法院開始受理、審理大慶聯誼、銀廣夏等證券虛假陳述侵權民事賠償案件,為投資者維護自身權利提供了法律武器,取得了較好的實施效果。

隨著我國證券市場的飛速發展,證券種類、市場層次、交易方式都發生了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資本市場的法治建設也日益完善。相比之下,原司法解釋中有些內容已落后于相關法律和司法實踐,有必要修改完善,以應對新形勢新挑戰。

2021年7月6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依法從嚴打擊證券違法活動的意見》,要求修改因虛假陳述引發民事賠償有關司法解釋。

為此,最高人民法院會同中國證監會等有關監管部門,詳細梳理了原司法解釋實施以來的市場發展、立法演變和審判工作中面臨的疑難問題,形成了司法解釋的修訂稿。修訂稿完成后,通過走訪發行人、中介機構進行實地調查研究、召開座談會、書面征求意見等方式,廣泛征求并充分吸收了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中國人民銀行、中國證監會、中國銀保監會、司法部、發改委、財政部等國家部委、相關行業協會、專家學者以及地方法院的意見建議,對《規定》中的相關制度根據形勢變化進行了增刪,經我院審委會討論通過后正式出臺。

證券虛假陳述是資本市場違法行為的典型形式,也是嚴重損害投資者合法權益的易發多發行為,依法追究證券虛假陳述相關責任主體的民事責任,是投資者權利救濟的主要途徑。司法解釋的修改和發布,是最高人民法院貫徹落實中央對資本市場財務造假“零容忍”要求,依法提高違法違規成本、震懾違法違規行為的重要舉措。民事責任制度的充實和完善,進一步強化了資本市場制度供給,暢通了投資者的權利救濟渠道,夯實了市場參與各方歸位盡責的規則基礎,健全了中國特色證券司法體制,為資本市場的規范發展提供了更加有力的司法保障。

新增虛假陳述認定等八大內容

上述負責人介紹,《規定》在整合原司法解釋相關內容的基礎上,新增了15條重要內容,全文共計35條,分為一般規定、虛假陳述的認定、重大性及交易因果關系、過錯認定、責任主體、損失認定、訴訟時效、附則等八個部分。

一是擴大了司法解釋的適用范圍,除了證券交易所、國務院批準的其他全國性證券交易場所之外,在依法設立的區域性股權市場中發生的虛假陳述行為,也可參照適用本規定,實現打擊證券發行、交易中虛假陳述行為的市場全覆蓋。

二是廢除前置程序,即人民法院受理虛假陳述民事賠償案件不再以行政或刑事處理為前提條件,方便了人民群眾提起訴訟。

三是進一步界定虛假陳述行為的類型,在對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和重大遺漏這三種典型虛假陳述行為進行界定的基礎上,將未按規定披露信息進一步區分為虛假陳述、內幕交易和單純損害股東利益的侵權行為三種類型,以便審判實踐中準確把握,并基于實踐需要,建立了“預測性信息安全港”制度,鼓勵并規范發行人自愿披露前瞻性信息等軟信息。在此基礎上,對虛假陳述實施日、揭露日和更正日的認定標準做了更具操作性的規定。

四是對證券虛假陳述侵權民事責任中的重大性和交易因果關系要件進行了規定,明確了司法認定標準。

五是在區分職責的基礎上,分別規定了發行人的董監高、獨立董事、履行承銷保薦職責的機構、證券服務機構的過錯認定及免責抗辯事由,體現各負其責的法律精神,避免“動輒得咎”,穩定市場預期。

六是在責任主體方面,增加了“追首惡”、重大資產重組交易對方和幫助造假者的民事賠償責任,在追究“首惡”責任的同時,也打擊財務造假行為的各種“幫兇”。

七是在損失認定部分,根據市場發展,增加規定了誘空型虛假陳述的處理,完善了損失認定和處理的規則。

廢除長期存在的前置程序

上述負責人表示,證券市場的侵權民事賠償案件具有當事人眾多、證據取得困難、專業知識復雜等特點,在我國證券市場發展的早期階段,為減輕投資者的舉證負擔,根據當時的立法和司法實踐情況,原司法解釋第六條規定了前置程序,即人民法院受理虛假陳述糾紛案件,以該虛假陳述行為已經行政處罰或刑事裁判文書認定為前提。

從實踐效果看,前置程序在減輕原告舉證責任、防范濫訴、統一行政處罰與司法裁判標準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但與此同時,前置程序也存在投資者訴權保障不足、權利實現周期過長等問題,需要在制度層面進行改進。

在充分研究各方意見的基礎上,《規定》第二條從正反兩個方面予以明確:首先,原告提起證券虛假陳述侵權民事賠償訴訟,只要符合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二十二條規定并提交相應證據,人民法院就應當予以受理;其次,人民法院在案件受理后,不得僅以虛假陳述未經監管部門行政處罰或者人民法院生效刑事判決認定為由裁定不予受理。

不過,為了防范沒有事實根據的濫訴行為,《規定》第二條要求原告提起訴訟時,必須提交信息披露義務人實施虛假陳述的相關證據,以及原告因虛假陳述進行交易的憑證及投資損失等相關證據。

設置銜接性安排幫助投資者維權

上述人士表示,為切實降低投資者舉證難度、暢通投資者訴訟救濟途徑,在司法解釋制定過程中,最高人民法院和中國證監會就人民法院案件審理和證監會的專業支持工作機制進行了認真研究,與司法解釋同步發布《最高人民法院 中國證監會關于適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證券市場虛假陳述侵權民事賠償案件的若干規定>有關問題的通知》,建立案件通報機制,為了查明事實,人民法院可以依法向中國證監會有關部門或者派出機構調查收集有關證據,中國證監會有關部門或者派出機構依法依規予以協助配合。

在案件審理過程中,人民法院可以就相關專業問題征求中國證監會及其相關派出機構、相關會管單位的意見。

同時,為更好地提升案件審理的專業化水平,鼓勵各地法院積極開展專家咨詢和專業人士擔任人民陪審員的探索,中國證監會派出機構和有關部門做好相關專家、專業人士擔任人民陪審員的推薦等配合工作。

相信,通過上述銜接性的安排,證券案件審理體制機制將會不斷完善,在司法審判和行政監管的合力之下,我國投資者保護水平將持續和穩步的提高。

“追首惡”才能實現零容忍政策目標

據介紹,“追首惡”,就是追究違法違規犯罪活動中的主謀和首要分子。

實踐中,不少影響惡劣的上市公司財務造假案件是由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組織、指使上市公司所為,只有上市公司背后的實質違法者得到懲罰,才能真正打擊財務造假,凈化市場環境,實現零容忍的政策目標。

《規定》第二十條明確了“追首惡”原則,該條第一款規定,在原告起訴請求直接判令相關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依照本規定賠償損失的,人民法院應當予以支持,免卻嗣后追償訴訟的訴累。

同時,為進一步明確“首惡”的責任,第二款明確上市公司承擔責任后,有權向負有責任的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追償上市公司實際承擔的賠償責任和訴訟成本,以進一步壓實組織、指使造假的控股股東和實際控制人責任。

共同織牢追“首惡”和“幫兇”法網

上述負責人介紹,上市公司的財務造假行為,除了前面提到的“首惡”在幕后的操縱、組織、指使之外,往往還需要其他相關主體的支持、配合。

實踐中,有的金融機構和上市公司串通,出具虛假的銀行詢證函回函、虛假銀行回單、虛假銀行對賬單,欺騙注冊會計師;一些上市公司的供應商和銷售客戶為上市公司財務造假提供虛假的交易合同、貨物流轉及應收應付款憑證,成為財務造假的幫手。

為明確上述幫助造假者的法律責任,《規定》第二十二條規定,有證據證明發行人的供應商、客戶,以及為發行人提供服務的金融機構等明知發行人實施財務造假活動,仍然為其提供相關交易合同、發票、存款證明等予以配合,或者故意隱瞞重要事實致使發行人的信息披露文件存在虛假陳述,原告起訴請求判令其與發行人等責任主體賠償由此導致的損失的,人民法院應當予以支持。

由此,本條內容和第二十條相互呼應,共同織牢了“首惡”和“幫兇”的法律責任之網,有效震懾財務造假活動。

重大資產重組交易對方提供虛假信息要承擔賠償責任

成功的上市公司并購重組,意味著資源配置的進一步優化和上市公司運營質量的進一步提升,資本市場也會給予更高的估值。正因為如此,市場上也出現了利用虛假信息進行“忽悠式”并購重組,意圖抬高股價從中獲利的現象。這些行為,不僅損害了投資者的利益,也嚴重擾亂了資本市場秩序。

由于重大資產重組中的信息披露由上市公司負責,交易對方并非證券法所規定的 “信息披露義務人”,如果僅追究上市公司的責任,顯然不符合普遍的公平認知。交易對方作為上市公司重大資產重組活動的參與者,掌握與標的公司有關的真實信息,交易對方違反提供真實信息的注意義務時,追究其責任符合侵權法一般原理。

因此,《規定》第二十一條規定,公司重大資產重組的交易對方所提供的信息不符合真實、準確、完整的要求,導致公司披露的相關信息存在虛假陳述,原告起訴請求判令該交易對方與發行人等責任主體賠償由此導致的損失的,人民法院應當予以支持。

設置六條獨立董事免責條款避免“寒蟬效應”

上述人士介紹,在上市公司設立獨立董事,可以借助獨立董事的專業性與獨立性,發揮獨立董事的監督作用,制衡一股獨大和內部人控制,維護中小股東利益,完善公司治理。

從近年來爆出的財務造假案件來看,部分獨立董事并未發揮制度預設的監督制約作用。我們認為,根據獨立董事制度的目的與市場實踐現狀,壓實獨立董事責任的重點在于嚴肅追究迎合造假、嚴重違反注意義務等重大不履職行為的民事責任,同時打消勤勉盡責者的后顧之憂,避免“寒蟬效應”。

為此,《規定》第十六條專門規定了獨立董事的具體免責事由。獨立董事能夠證明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應當認定其沒有過錯:(一)在簽署相關信息披露文件之前,對不屬于自身專業領域的相關具體問題,借助會計、法律等專門職業的幫助仍然未能發現問題的;(二)在揭露日或更正日之前,發現虛假陳述后及時向發行人提出異議并監督整改或者向證券交易場所、監管部門書面報告的;(三)在獨立意見中對虛假陳述事項發表保留意見、反對意見或者無法表示意見并說明具體理由的,但在審議、審核相關文件時投贊成票的除外;(四)因發行人拒絕、阻礙其履行職責,導致無法對相關信息披露文件是否存在虛假陳述作出判斷,并及時向證券交易場所、監管部門書面報告的;(五)能夠證明勤勉盡責的其他情形。

編輯:李慧敏
原創版權禁止商業轉載 授權>>
轉載申請事宜以及報告非法侵權行為,請聯系我們:010-56807194
長按二維碼
關注精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