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廣網北京1月25日消息(記者高艷云) 1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發布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證券市場虛假陳述侵權民事賠償案件的若干規定》(以下簡稱《規定》)明確取消前置程序,及時全面保障受損投資者訴權。

業界普遍認為,前置程序的取消,令證券虛假陳述訴訟正式進入司法獨立審查認定虛假陳述責任的新時代,虛假陳述責任認定的司法裁判規則將進一步優化。

同時,實踐中對于證券虛假陳述案件“立案難”“難立案”的痛點將得以消除。

前置程序需要在制度層面進行改進

華東政法大學國際金融法律學院教授鄭彧介紹,前置程序是最高人民法院原本在2003年3月1日起實施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證券市場因虛假陳述引發的民事賠償案件的若干規定》第六條中規定“投資人以自己受到虛假陳述侵害為由,依據有關機關的行政處罰決定或者人民法院的刑事裁判文書,對虛假陳述行為人提起的民事賠償訴訟,符合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八條規定的,人民法院應當受理”。依據該條的規定,之前原告如果就上市公司虛假陳述所造成的民事損失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必須是建立在該等虛假陳述已經被有關機關行政處罰,或者受到刑罰制裁為前提。

“從實踐效果看,前置程序在減輕原告舉證責任、防范濫訴、統一行政處罰與司法裁判標準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但與此同時,前置程序也存在投資者訴權保障不足、權利實現周期過長等問題,需要在制度層面進行改進!弊罡呷嗣穹ㄔ好穸ヘ撠熑嗽诖鹩浾邌栔兄赋。

鄭彧指出,前置程序的問題體現在兩個方面,一個是已經廣泛討論的在便利人民法院更為集中、準確審理虛假陳述案件的同時,限制了受損投資者對于自身權利尋求司法保護的機會,不利于體現“司法為民”的理念;二來是在前置程序的限制下,普通投資者無法通過國外成熟資本市場常見的訴訟方式,實現對于上市公司監督、制約的效果,不利于上市公司進一步提升信息披露的質量、做好投資者關系的維護工作。

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負責人在答記者問中介紹稱,《規定》第二條從正反兩個角度明確了取消前置程序的安排,切實降低了投資者起訴門檻,及時充分保障受損投資者訴權。

《規定》第二條提到,原告提起證券虛假陳述侵權民事賠償訴訟,只要符合《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二十二條規定并提交相應證據,人民法院就應當予以受理;人民法院不得僅以虛假陳述未經監管部門行政處罰或者人民法院生效刑事判決認定為由裁定不予受理。

解決“立案難”“難立案”痛點

前置程序取消后意義有多大,資本市場及法律學界、實務界關注頗多。

鄭彧認為,取消前置程序一來符合最高人民法院近年來一直推進的變“立案審查制”為“立案登記”制的司法制度改革主線,二來也是對于2020年3月1日實施的新證券法圍繞“投資者保護”所重點關注的民事責任保護的司法回應,取消前置程序是在民事訴訟程序方面更好地便利投資者的知權、行權,以充分實現投資者保護的立法初衷。

“前置程序的取消,將令實踐中對于證券虛假陳述案件‘立案難’‘難立案’的痛點得以消除!编崗J為。

中倫律師事務所張寶生、周偉律師團隊刊文指出,在全面取消前置程序的背景下,證券虛假陳述訴訟正式進入司法獨立審查認定虛假陳述責任的新時代,虛假陳述責任認定的司法裁判規則將進一步優化。

浙江大學管理學院會計教授韓洪靈在上周末舉辦的“證券虛假陳述民事賠償司法解釋理解與適用高端研討會”表示,廢除前置程序將在很大程度上使得反舞弊的力量不再局限于監管部門,市場本身成為反舞弊的最重要力量。

投資者舉證難問題可以解決

業界有聲音認為,取消前置程序消除了投資者起訴的限制,同時也有可能帶來訴訟行為增多但舉證困難的情況。

“相關問題是可以解決的!敝袊ù髮W教授趙旭東認為,首先,《規定》相關條款明確,原告提起訴訟,需要符合民事訴訟法相關規定且提交相應證據,從而規范了沒有依據、捕風捉影或全憑主觀臆斷提起訴訟的行為;其次,條款中要求的相關證據,是初步能夠證明當事人基本主張的相關證據,而非提供充分的最后案件事實認定所要求的全部證據;再者,當事人行使訴權除了自身有一定認知外,也可以聘請專業機構或法律服務人員協助行使訴權。

趙旭東表示,對于受害人眾多的證券市場虛假陳述案件,當事人可采用集體訴訟,聘請專業法律服務機構和人員來代理訴訟。

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有關負責人在答記者問中介紹,為切實降低投資者舉證難度、暢通投資者訴訟救濟途徑,在司法解釋制定過程中,最高人民法院和證監會就人民法院案件審理和證監會的專業支持工作機制進行了認真研究,與司法解釋同步發布《最高人民法院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關于適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證券市場虛假陳述侵權民事賠償案件的若干規定>有關問題的通知》,建立案件通報機制,為了查明事實,人民法院可以依法向證監會有關部門或者派出機構調查收集有關證據,證監會有關部門或者派出機構依法依規予以協助配合。在案件審理過程中,人民法院可以就相關專業問題征求證監會及其相關派出機構、相關會管單位的意見。同時,為更好地提升案件審理的專業化水平,鼓勵各地法院積極開展專家咨詢和專業人士擔任人民陪審員的探索,證監會派出機構和有關部門做好相關專家、專業人士擔任人民陪審員的推薦等配合工作。

實踐中有待于進一步探索

隨著相關討論的深入,券商、律所等基于各自的市場角色,則有更多基于實踐的觀點。

一家頭部券商相關人士表示,前置程序取消后,為避免后續陷入疲于應訴的境況,券商選擇發行人的時候需要更加審慎,適用更加嚴格的標準、更明確的規章制度約束自己的行為、提升自己的工作質量,有效降低違法違規事件的發生。

中國社科院法學所商法室主任陳潔研究員表示,從審判實踐出發,前置程序取消后的司法應對,包括揭露日的認定、重大性的認定、原告舉證能力的補強、防范濫訴、民事訴訟與行政執法的協同等將是迫在眉睫的課題,攸關我國資本市場行政監管與司法審判的有效應對及協同配合,內應我國資本市場的長遠健康發展與良性系統生態。

“按照現行法律規則,原告至少仍要舉證‘重大性’和損失因果關系,而這兩項要件其實具有關聯性,證明的一個重點都是由虛假陳述引發證券價格的顯著變化!毙录悠鹿芾泶髮W法學院教授、副院長張巍刊文指出,舉證“變化”或許并不難,難的是舉證“引發”——也就是因果關系,而這種舉證通常需要借助專門的金融分析。于是,擺在法院面前的問題是,當原告將虛假陳述起訴到法院的時候,所需的舉證程度究竟在“變化”這一端,還是在“引發”這一端,或者是在兩者之間的什么地方?

華東政法大學國際金融法律學院教授、中國證券法學研究會常務理事冷靜在上述研討會中表示,前置程序取消后,立案審查標準如何正確把握?既要防止濫訴,又要合理保障投資者的訴權問題。

編輯:李慧敏
原創版權禁止商業轉載 授權>>
轉載申請事宜以及報告非法侵權行為,請聯系我們:010-56807194
長按二維碼
關注精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