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廣網北京1月5日消息(記者李慧敏)5日,一則標題醒目的關于城投債的消息引發市場關注。

該消息整合了五條近期關乎“城投債發行承壓”的傳聞做了試探性求證,提出“哪怕傳聞部分屬實,也屬監管推出的史上最嚴‘組合拳’”。

央廣網記者就此進行多方求證,多位了解監管政策走向的機構固收負責人表示,相關傳聞純屬空穴來風,從專業角度來看,與近期監管實踐也大相徑庭。

“實際上,監管既要防范風險又要穩定預期,任何政策的出臺都會極其慎重,絕不會市場隨便一傳就出了一個政策,不可能如此隨意!鄙鲜鰩孜还淌肇撠熑酥鹨环治鲞@五條在市場上流行甚遠的傳聞。

其一,“今年繼續嚴格控制低評級城投債發行”。

分析:2021年管理辦法修訂,強制評級的要求全部取消,等于監管在審核過程中是弱化評級的。而且目前市場上的評級誰也不敢說AA+就絕對好過AA企業,所以監管肯定不會拿評級來作為城投能否發債的評判依據。

其二,“確切框定城投債規模占比:2022年城投債規模占比不能超過交易所公司債總規模的40%,滬深交易所將分別計算各自額度來執行”。

分析:40%,完全是一個莫名其妙的數字,是一個不知從何而來的比例,從未沒有聽說過或者有人討論過畫這樣一條線來對規模進行限定。

其三,“城投債借新還舊要打8折,即借新還舊債的申請額度不能超過到期或回售債券余額的80%”。

分析:借新還舊還要打8折,這個也是不可能的。監管目前是優先保障借新還舊,尤其是那些本身已經比較緊張的公司,再給打個8折,續不上就可能真的違約并引發更大風險。

其四,“一般預算收入低于40億元的區縣,原則上不允許新發城投債”。

分析:眾所周知,考慮到區縣級地方財力本來就比較困難,監管上也有一個風險導向,整體來說還是要看企業自身償債能力和風險程度。至于40億的標準,市場上確實也沒聽說過,不知道依據何在,不太可能出這樣一項簡單執行的監管政策。

其五,“協會產品和公司債產品余額/批文額度超過200億元的區縣,只允許借新還舊;低于200億才可以繼續新增發行城投債”。

分析:從實務角度看,協會產品和公司債產品是不同的市場發行的產品,相關的監管政策也有其自身的邏輯,兩個市場單純以200億額度為限做監管,與此前的監管政策偏差太大,因此不太可能出現這樣的政策。

編輯:岳玥
原創版權禁止商業轉載 授權>>
轉載申請事宜以及報告非法侵權行為,請聯系我們:010-56807208
長按二維碼
關注精彩內容